肇州量化投资虚拟社区

国际市场走势

香港藝術國際 2018-12-05 16:30:49



马未都:天字罐,天价物!

國際藝術 2018-07-09 15:44:40

深圳(香港)皇亨文化國際拍賣:今年市場走勢

Shenzhen (Hongkong) HuangHeng Culture International Auction: market trend this year


宋代。钧窑出戟尊

The Song Dynasty. Jun kiln out of a halberd respect

直徑:15公分

寬:11公分

有钧窑月白出戟尊,玫瑰紫出戟尊,豆青釉出戟尊三种,各有各的特色。尊的造型仿古代青铜器式样,喇叭形口,扁鼓形腹,圈足外撇。颈、腹、足之四面均塑贴条形方棱,俗称“出戟”。通体施月白色釉,釉内气泡密集,釉面有棕眼。器身边棱处因高温烧成时釉层熔融垂流,致使釉层变薄,映现出胎骨呈黄褐色。圈足内壁刻划数目字“六”。传世宋代钧窑瓷器以各式花盆和花盆托最为多见,出戟尊较为少见。上海博物馆收藏一件宋代钧窑月白釉出戟尊,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有宋代钧窑丁香紫釉出戟尊。北宋官钧窑。尊从商开始,到北宋早起,都为铜制,作为皇家盛酒祭天祀地神器。从北宋宋徽宗出现创意,汝窑、官窑都大量烧制瓷尊代替铜尊,但汝窑、官窑烧制的尊,有很多造型,极不规范。待到官钧时,所制的月白、天蓝、玫瑰紫出戟尊都规范一致,造型工艺都相同,尊底都留有一孔,填釉透明。

There are Jun kiln, white moon, halberd, rose, purple, and halberd. Three kinds of beans, green glazes, and halberd, each has its own characteristics. The shape of the statue is modeled on the ancient bronze pattern, the trumpet shaped mouth, the flat drum shaped abdomen, and the outer circle. The four sides of the neck, abdomen and foot are all pasted with square square edges, commonly known as "out of halberd". The white glaze is glazed in the whole body, with dense bubbles inside the glaze and brown eyes on the glaze. The glaze layer of the edge of the device is melted down because of the high temperature firing, resulting in thinning glaze layer and showing yellow brown in the fetal bone. The inner wall of the circle depict the number of words "six". In the Song Dynasty, the porcelain of Jun kiln was most common with all kinds of flowerpots and flower pots. The Museum of Shanghai collects a white glaze of the Song Dynasty Jun kiln. The Museum of the Imperial Palace in Taipei has a collection of lilac enamel from Jun kiln in the Song Dynasty. Jun Jun kiln of the Northern Song Dynasty. From the beginning of the Shang Dynasty to the early Song Dynasty, all of them were made of bronze and served as the artifact of royal royal offering. From Song Huizong in the Northern Song Dynasty, the Ru kiln and the official kilns were burned to make porcelain instead of bronze. At the time of Jun Jun, the moon white, sky blue, rose violet, and halberd were all standardized and uniform, with the same molding process.


清代乾隆年造如意胭脂紅釉雙耳瓶

Carmine binaural flask in Qianlong, Qing Dynasty

高:21公分

徑:12.8公分

High: 21 centimeters

Diameter: 12.8 centimeters

乾隆胭脂红釉如意描金雙耳瓶瓶是清代的特色品种,单色釉瓷创新釉色。这在迄今为止拍卖和馆藏品中是最大的了,更没有出现过成对儿器物。胭脂红釉创烧于清康熙末年,雍正、乾隆、嘉庆、光绪等朝均有烧造,其中以雍正朝产量最大,质量最精。它是一种以微量金

Qianlong Rouge glaze binear bottle is a special feature of the Qing Dynasty, and the glaze of monochrome glazed porcelain is innovative.This is the largest auction and museum collection so far, and there has been no pair of artifacts. The cochineal glaze was burned in the end of Qing Dynasty. Kangxi, Yong Zheng, Qian Long, Jia Qing, Guangxu and other dynasties were all fired, and Yong Zheng produced the largest and the most refined quality. It is a kind of gold with trace gold

作着色剂、在炉内经800℃左右烘烧而成的低温红釉。由于这种红料是从欧洲转入,故被称为“洋金红”或“西洋红”,由于这种红釉颇如妇女化妆用的胭脂之色,故又名“胭脂红”。胭脂红釉的呈色有深、浅之分,深者称“胭脂紫”,浅者称“胭脂水”,比胭脂水更浅淡者称“淡粉红”。

雍正十三年(1735年)督陶官唐英所撰《陶成纪事》中记载当时岁例贡御的57种釉、彩瓷器中即有“西洋红色器皿”。从传世品看,雍正朝胭脂红釉瓷器造型有瓶、罐、盘、碗、杯、碟等,均胎体轻薄,玲珑俊秀,多数为内白釉,外胭脂红釉,极少数为内外均施胭脂红釉。A low temperature red glaze used as a coloring agent and baked in a furnace at about 800 degrees Celsius. Because this kind of red material is transferred from Europe, it is called "foreign golden red" or "western red", because the red glaze is quite like the rouge color of women's make-up, so it is also called "rouge red". The color of carmine glazes is deep and shallow. Deep ones are called "rouge purple", and shallow ones are called "rouge water", which is lighter than those of rouge water.

In Yong Zheng's thirteen years (1735), the Tao Cheng chronicle written by the governor Tang Ying recorded the 57 kinds of glazes and the "western red utensils" in the color porcelain of the time. From the passing products, Yong Zheng's carmine enamel porcelain has bottles, cans, plates, bowls, cups and saucers, all of which are light and thin. Rei Junxiu, most of them are inner white glaze, and outer cochineal red glaze, and very few of them are made of carmine glaze both inside and outside.


古玩收藏的过程,是一个向个人智力挑战的过程。


青花夔凤纹双陆尊

清雍正

高18.6cm,口径13.7cm,足径10.3cm

中国古玩浩如烟海,历史跨度又大,加之地域宽广,各民族文化并存,诸多复杂的条件使个人的智力难以应付。

每一个收藏者都想通晓自己收藏领域的方方面面,为的是在收藏时不至于误入歧途,吞咽苦果。可事情恰恰常与愿违,一个本来认定没有问题的藏品发生了问题,而且十分残酷。因此,许多收藏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青花枯树栖鸟图梅瓶

清雍正

高21.2cm,口径3.4cm,底径7.9cm

望而却步,是收藏者初犯错误时的一般心态。其实,这是一个进步。

没有一个婴儿天生怕水,但当他被水呛着的时候,他开始怕了,结果不外乎两种:学会游泳,或终生不会游泳。

我们对古玩的真伪或断代发生错误,是学习的开端。


粉青釉凸花如意耳蒜头瓶

清雍正

高22.9cm,口径4.2cm,足径9.9cm

以陶瓷为例,从新石器时代的陶器起,历商周春秋战国,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宋辽金元明清,近万年的历史,中国陶瓷才从单一灰陶演变成精美绝伦的瓷器,这是中华民族祖先智慧的结晶,认知它,的确需要耐心、聪慧和不懈的努力。

不要设想自己是一个先知先觉的智者,也不要望洋兴叹,知识的海洋中一定有舟,驾舟遨游不仅需要胆量,还需要智慧。


雍正款仿钧新紫釉天球瓶

清雍正

高53cm,口径12cm,足径16cm

任何古玩的存在一定会有它的道理,对于收藏者,应该找出这个隐藏的道理,解释成因。

这是收藏的诱惑之一,拥有它而不了解它,兴趣会丧失大半;了解它后再拥有它,其心情不言而喻。


釉里红花蝶纹笔筒

清雍正

高15.6cm,口径18.3cm,底径18.3cm

古玩收藏,对藏品的判断十分重要,首先是真伪,这是前提,这条如果发生错误,后果不堪设想。

真伪问题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的,需要认真学习,还需要真刀真枪地实践。应该说,这一条没有捷径。

其次是断代,一件文物真伪解决之后,断代就十分重要,许多古玩在历史上多次被人追摹或仿制,找出正本,依靠眼力和学习。


粉彩雉鸡牡丹纹盘

清雍正

高5cm,口径35.5cm,足径21.5cm

古玩收藏的魅力,就在于财富与知识同时积累。

了解自己的藏品,增加文物知识,由不知到知之,是智力投资的漫长过程。什么都不懂,任何国宝在你眼前,即使价钱再低,你也会无动于衷,这方面很多人有着不堪回首的惨痛教训。

只有当你拥有了一定的文物知识,又有了一定的眼力,机遇才可能向你靠拢。如果幸运,捡一大漏儿不再是别人的天方夜谭式的传奇故事。


胭脂红地开光珐琅彩花鸟纹碗

清雍正

高4.5cm,口径9.2cm,足径3.6cm

(图文源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


(温馨说明: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咨詢:GJYS_426客服。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见谅!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或同行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微信公众号转载本刊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在瓷器历史上,

大明成化天字罐为皇宫御用之物,

价值连城。

故成化天字罐在瓷器的收藏

大多在大博物馆里才能看到↓


天字罐是成化的首创,

纹饰有海马纹、花草纹,

惟独没有人物纹。

罐底书写的“天”字,

特征是无栏无框。

由于“罐”与“官”谐音,

罐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超过了瓶、尊,

寄托了人们对门庭兴旺的美好寓意。

马未都带来了这件

明成化斗彩海马纹天字罐

让我们一起看看↓

(图文源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


(温馨说明: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见谅!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或同行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微信公众号转载本刊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深圳天润国际拍卖行:如何攻克收藏“瓶颈”?让藏家更上一层楼!

提起“瓶颈”一词,你可能并不陌生。瓶颈一般是指在整体中的关键限制因素,在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含义。那么“收藏瓶颈”是指什么?收藏圈里的限制因素又在哪里呢?众所周知,艺术品市场的“二八分化”一直都在,甚至近年都有始终拉大的趋势。

对于比较大众的艺术品,受众群体较大,也较容易识别和鉴定;而对于金字塔顶尖的艺术品如果让你我碰到,你是否也会心头一颤,不知所措呢?



其实,从事收藏的朋友大多都有这样的经验,不管是陶瓷、书画,还是其他类别的收藏品,对于普通东西(普品)大家的鉴别能力基本是一样的,鉴定结论也一致。因为这样的东西较常见,价格相对较低,买到的机会多,只要具备基本的鉴定常识,一般都不会看错。而对于档次稍高,市场价值较高的藏品,人们大多抱以小心谨慎的态度。

举例来说,对于官窑、元青花、汝窑、珐琅彩、张大千、傅抱石、宋画等这些“大名头”的藏品,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我哪里有这么好的运气,自己就碰到了?即使碰到了,也大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不可能的事!持这样的谨慎态度是很正常的,毕竟收藏圈稍不小心就会踩到地雷,在收藏界里捡漏不成,反被捡漏的事情,时刻都在发生着。


其实在收藏中有眼不识宝贝的情况,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当人们在小心谨慎捂紧钱袋的时候,很可能由于眼力和胆识的欠缺,让机会从自己眼前溜走。有许多从事收藏多年的人,对于看普通东西可以说是行家、高手,然而对于档次高点的东西,就不那么自信了,在多数情况下,宁愿相信“大名头”的东西都是赝品,而不是实事求是地客观看待它们。

这样固然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损失,然而错失的却是机会,并且自己永远停留于玩普品的阶段。处在收藏的“瓶颈”,我们如何应对会更加积极度过呢?



一位买家在去年的朵云轩秋拍中以3.8万元低价购入的清代闲章,在2017年的深圳天润国际春拍中,被人以580万元竞得。

整体和细节特征的分析和把握

其实大名头的东西,与普通东西在鉴定方法上是一样的,都是在熟悉真品特征面貌的基本上,对鉴定对象进行整体和细节特征的分析和把握。对陶瓷而言,不外乎造型、纹饰、胎、釉、款识、使用磨损痕迹、保存环境、开片、气泡等细节特征;对书画而言也无非是风格、用笔、用墨、款识、线条、具体物象的画法、纸张、装裱、印章、印泥等内容。

这些原本是很基本的方法,很多从事收藏多年的人在遇到大名头东西时,反而不会用了。大名头的东西在他们眼里被神话了,他们相信传言“某类东西,某位大师的画作,现在仿得已经乱真了,连故宫博物院等国家级专家都要走眼,科学仪器也检验不出来”。于是在他们心里形成了一种固定思维,凡是大名头的东西多不可靠,不碰为妙。


在新加坡天润精品推荐会上“Lempertz”拍卖行的一个拍卖会上,一幅齐白石的作品《大富贵亦寿考》以15万元人民币起,最后被现场和电话委托出价的中国买家给争到了1800万人民币成交。

正确对待收藏圈中的“大名头”

这里所说的大名头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对于什么样的藏品名头算是“大名头”,通常是按其经济价值来衡量的。对于普通收藏者而言,价值数万元的藏品就算是大名头东西了,而对于资深藏家、专家、专业机构而言,价值在数十万、百万级、千万级的藏品才能算作“大名头”藏品。

而对于那些虽然存世数量稀少、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科学价值、历史价值,但经济价值相对较低的藏品,人们通常只是以平常心待之,在鉴定时也不觉得有何高难之处,在多数情况下敢说敢言,并能达成统一意见。

但对于经济价值较高的大名头藏品,人们的警惕性总是很高,有时即使是传承有绪的真品、真迹,也免不了有各种质疑的声音,至于一些民间流散的大名头东西能得到认可的机会则更加渺茫。

由此可见,人们对大名头的藏品心怀敬畏,并非都是出于对藏品本身的崇拜、敬仰,而是在于大名头的藏品本身所代表的数额不菲的财富。




《茅山雄姿》最早现身拍场是在1999年,拍出308万元,2004年以460万元起拍,并创出当时傅抱石个人书画拍卖的世界纪录——2090万元,2017年在台湾天润国际拍卖行以800万元起价格,拍出6800万元人民币成交。



这只在去年香港天润国际拍卖拍卖会上1200万元落槌的乾隆宝玺,放到2016年的深圳天润国际秋拍,最终以3800万元成交。

如何处理普通藏者手中的“大名头”

普通收藏者手中的大名头藏品,除非这件藏品本身实在太典型、大开门或有传承、来源上的铁证,否则在多数情况下都是得不到认可的。人们的最习惯的心理反应是:“你手上怎们可能有这样的东西?”但这样的藏品如果出现在资深大藏家、著名鉴定专家或社会名流的手中时,

人们的眼光就变得相对宽容了,只要藏品本身无明显的破绽或属于低劣赝品,即使有的东西存在疑点,人们也倾向将其归入真品一类。这时人们的心理反应是:“以某人的财力、学识、眼力或社会地位,拥有这样的重量级藏品,不足为怪。”

同理,一件大名头的藏品,如果出现在古玩地摊上,人们会认为它是赝品、臆造品,顶多说它是“高仿品”,算是对它的最高赞誉;如果出现在著名拍卖公司,这时它就是难得的精品、重器,这时可能也会出现少许质疑的声音,但多数人对其真实性还是认可的;如果出现在著名博物馆的陈列上,这时它就是国宝级文物,几乎无人会对其真实性提出质疑。




2018年迎春拍以3.8亿人民币在澳门拍卖会上成交。

大名头”多具有争议性

只要是大名头的藏品几乎都会存在或多或少的质疑或争议,从前几年创下中国瓷器拍卖纪录的“鬼谷子下山图”元青花罐,到2009年春拍的宋徽宗《写生珍禽图》,乃至国内著名博物馆的某些重要藏品,历来都不乏质疑之声。有的质疑属于学术层面的探讨,有理有据,成一家之说;而有的则仅停留于吸引眼球式的哗众取宠,其方法、论据、观点未必可信。

既然大名头的藏品容易引起这样或那样的质疑之声,那么还有谁愿意来玩大名头的藏品呢?古玩艺术品的流通历来通行买家认可的原则。一件藏品不管其真伪、年代和价值如何,只要买家认可,那么谁也管不着,买家认为是真的就是真的,买家说是什么年代就是什么年代,买家认为价值多少就是多少。


正如2009春拍宋徽宗《写生珍禽图》的买家刘益谦先生所言:“对于这样一件作品,有些人一辈子连宋画都没见过几幅,自认为鉴定水平很高,就说不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要是因为几个不懂行的人说三道四,我就不买了,那我以后还怎么混?”

规律真的是个很微妙的东西,无论你身处哪个行业,你可能都会走在探索行业规律的路上孜孜不倦。或许只有你打破了行业的瓶颈期,你才会看到行业更加活跃的春天!所以,打算玩大名头藏品的收藏家们,准备好你的眼力、财力、心理承受力一起用行业的规律来打破“收藏瓶颈”吧!







参加拍卖是否成功关键还是看拍品的品质,如果依靠拍卖形式的创新,忽视提升拍品的品质,恐怕不会有质的改变与成交的希望。如果你有古玩精品想拍卖或者参加拍卖推荐会请即与天润拍卖征集部公司客服经理或授权征集点客服经理联络,洽谈市场趋势与托售事宜。


Copyright © 肇州量化投资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