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州量化投资虚拟社区

金融时报 东方金诚:CDS更贴近市场需求,预计相关市场将迎来快速增长

东方金诚 2018-11-07 15:29:06



金融时报官网截图

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总经理徐承远就CDS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CDS、CLN比CRMA、CRMW更贴近市场需求,预计相关市场将迎来快速增长


提高透明度严控杠杆率  中国版CDS“求真务实”

来源 / 金融时报
记者 / 李光磊 
日期 / 2016-09-27

CDS的发明和发展是市场基于分散风险的内生性需求而出现的,通过CDS等信用衍生品,市场上有能力且愿意承担风险的参与主体承担更多风险并获得可能的高收益,能力不足或不愿意承担风险的参与主体有了针对风险的保障,是一个双赢的机制。次贷危机的发生是由于市场参与者对CDS的使用脱离了其原本的风险分散功能,而作为纯粹投机性、收益性的产品使用,并且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二次衍生,无法甄别最终的风险水平。CDS等风险管理工具本身是中性的,因此对于相关市场的发展不应因噎废食。
 
9月23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修订后的《银行间市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试点业务规则》(以下简称《业务规则》)。《业务规则》一方面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降低交易门槛,从而扩大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交易商覆盖范围,提高交易活跃度;另一方面则通过风险管控指标和信息披露,控制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诱致的过度高杠杆和不透明。 

“从中美市场对比来看,这次产品创新是在严格按照金融创新服务实体经济的要求下,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加强市场的透明性、控制整体杠杆,通过集中交割清算,及时掌握市场动向。这和美国为创新而创新,市场严重不透明、高企的杠杆率以及不力的监管有着本质的区别。因此,不必太多担忧这两款产品的负面效应,更不能‘妖魔化’”。一位接近交易商协会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1
CDS和CLN相关市场或将快速增长 
伴随着CDS和CLN的推出,这两个新产品将呈现怎样的发展趋势呢?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总经理徐承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CDS和CLN的引入,可将同一参考主体下多类债务纳入保护,在产品定价时将主要取决于参考主体本身的违约概率,定价的准确性更高,产品也更能满足市场的需求。总体来看,CDS和CLN比CRMA和CRMW更贴近市场需求,预计相关市场将迎来快速增长。” 

中债资信政策研究部分析师唐戈告诉本报记者:“基于市场参与者对风险缓释的客观需求以及相对之前CRMA和CRMW更为宽松灵活的创设条件,这两款产品的长期发展趋势向好。但考虑到市场对新产品的推出需要一个接受和消化的过程,加上当前债券市场信用风险状况整体比较平稳,短期内产品的发展会经历一个相对平静的过渡时期,对于任何一个新产品而言,这种认知期和过渡期都是可以预期的。”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谁会是这两个产品的交易主体?“CLN作为CDS与传统票据的结合产品,对投资人而言在信用保护费用的基础上还可获得投资本金的收益,并且可以自由流通转让,对创设机构而言可以向多家投资人寻求资金用于信用保护,并可拥有现金担保,降低了CDS原有的交易对手风险。”唐戈进一步表示,持有较大风险敞口、希望分散风险但又难以寻找到单一对手方接受风险转移的机构会更有动力创设CLN,而具备可投资资金需要运用、并希望通过承担风险获得进一步附加收益的机构会更倾向于投资CLN。 

徐承远则认为,对于CDS和CLN的交易者,商业银行将是主要的参与方,银行业可以通过信用衍生品将信用风险向系统外的更多参与主体进行转移,有利于降低系统性风险;保险机构和合格信用增进机构将可能创设或交易CDS和CLN;信用衍生品所具有的杠杆性,能够吸引包括对冲基金、共同基金在内的机构投资者。 

2
提升流动性和防控市场风险并重 

在参与者准入门槛方面,《业务规则》规定了核心交易商和一般交易商两个层次,一般交易商只能与核心交易商进行交易。 

对此,徐承远认为,试点《业务规则》意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降低交易门槛,从而扩大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交易商覆盖范围,提高交易活跃度。“一方面,通过核心交易商和一般交易商的划分,将一般交易商的交易对象限制在核心交易商,通过试点的方式控制市场体系的风险;另一方面,新业务规则不再将一般交易商局限于法人机构,非法人产品也可以申请成为一般交易商,这意味着各类基金产品、资管产品、理财产品等可以直接参与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交易,这极大地丰富了参与者的多样性。” 

唐戈告诉记者:“赋予核心交易商与所有市场参与者交易的权利,可以最大程度发挥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在风险分散、分担方面的作用,同时能够保证市场发展的有序、可控。而限制一般交易商之间的交易,可以降低非金融实体风险的相关性,防止信用违约事件造成的冲击过度蔓延,有利于宏观层面和金融市场层面的稳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业务规则》通过风险管控指标和信息披露,控制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诱致的过度高杠杆和不透明。在风险管控方面,《业务规则》规定核心交易商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净卖出总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500%,一般交易商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净卖出总余额不得超过其相关产品规模或净资产的100%。 

与《2010版规则》相比,新规在保持核心交易商的杠杆要求不变的同时,将一般交易商的卖出总余额上限从净资产或产品规模的500%下调到100%,主要是考虑到一般交易商的准入范围在新版规则下被放宽。除了参与者层面的杠杆要求以外,还针对特定产品类别规定了杠杆要求。 

此外,《业务规则》限制以自身债务为标的债务或参考实体进行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业务,对以关联方债务为标的或参考实体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则需要进行充分的信息披露,同时详细规范了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信息披露。“提高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信息披露透明度有助于对信用风险进行准确定价,促进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合理流动。”徐承远分析称。 


3
需要实施适度监管和自律管理 

面对CDS和CLN,有人可能质疑,这些产品是引发美国2007年次贷危机的重要载体。但事实上,引起次贷危机的工具主要是CDO,和CDS截然不同。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场外CDO市场不透明、高杠杆以及监管不力等因素形成了次贷危机。 

对此,唐戈表示,CDS的发明和发展是市场基于分散风险的内生性需求而出现的,通过CDS等信用衍生品,市场上有能力且愿意承担风险的参与主体承担更多风险并获得可能的高收益,能力不足或不愿意承担风险的参与主体有了针对风险的保障,是一个双赢的机制。次贷危机的发生是由于市场参与者对CDS的使用脱离了其原本的风险分散功能,而作为纯粹投机性、收益性的产品使用,并且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二次衍生,无法甄别最终的风险水平。CDS等风险管理工具本身是中性的,因此对于相关市场的发展不应因噎废食。 

不过,从维护债券信用衍生品市场稳健发展的角度出发,提出相关审慎建议也是必要的。 

有业内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信用风险缓释工具需要实施适度的监管和自律管理。具体如下:首先,对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尤其是凭证式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信用风险缓释凭证、CLN等)的创设机构必须作出资质限定;其次,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应控制标的债务和参考实体;再次,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创设规模和交易规模应适当控制,避免过度杠杆;第四,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相关的信息必须进行充分披露;第五,凭证式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应进行信用评级;最后,交易商协会强化对创设机构进行市场化评价。此外,建议市场参与者不要介入不熟悉的复杂交易活动中,同时需要严格控制杠杆率。





  Recom mend  

    推 荐 阅 读    




东方金诚 || 中国版CDS应时推出丰富信用风险管理工具,实现信用风险动态定价



债市周评 || 央行扩大28天期逆回购规模,债市首现破产案例



开奖啦 || 我说今晚月光那么美,你说是的


点击图片 ·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肇州量化投资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