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州量化投资虚拟社区

菩提创始人林吓洪斯坦福演讲:什么是预测市场?

硅发布 2018-11-08 16:09:13


以下是前一阵小规模聚会“斯坦福区块链技术私享会”(仅限 20 人参加)里演讲嘉宾“菩提”创始人林吓洪的现场演讲。特别提炼出来,供大家了解硅谷视野下一些区块链货币消费级应用的 Idea,以及可以从中看到的部分区块链行业框架。以下为林吓洪在斯坦福演讲实录。



什么是预测市场?


人类天性喜欢预测或者说“赌”,比如预测明天天气怎么样?欧洲杯哪只球队会夺冠,只要有渠道,大家都会去买,明年苹果股价是多少?所谓体育彩票、股市,其实都可以看成预测市场。


预测市场最重要的应用场景就是金融市场。


面对很多信息,大家都愿意去猜,如果有个东西可以下注,大家就非常愿意尝试。举个例子去年美国总统大选,当时我在的一个微信群有个圈内大咖就弄了两个比特币钱包,说:赌希拉里赢的,把比特币打到这个钱包;赌特朗普赢的,把比特币打到那个钱包。然后到时结果出来,他会帮你把预测错的那些比特币分给另一半人。这就是一个“手工”做成的预测市场,虽然还需要打到一个地址上,但这是基于区块链上一个非常好的应用。

 

这里面很厉害地方就在:你不需要通过什么网站或注册,你把币打过去,只要那人不坑人,它肯定会给你正确结果。你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

 

这和期货类似,期货基本上有个交割期,然后到时股价多少,如果低于它,如果你做空的话,你就赢了;如果你做多,那你就赔了。

 

然后还有一个保险。比如说航空延误险,其实细想一下:航空延误险说白了,我们就是赌这个航班肯定会延误。没延误,我们赔了钱但飞机准时到了;如果飞机延误了,我们猜对了给我们一点补偿。买人寿保险,也就是赌自己多少年后会挂掉,仔细想一下事实上就是这样的残酷,但其实保险本质上就是一个预测市场。

 

体育博彩这个就不用讲了,就是球队赌来赌去,这些都可以理解为预测市场。

 

总结一下:预测市场是指人们对有明确结果的未来事件进行预测的一个平台;人们可以为自己看好的结果进行押注;预测正确的一方,将赢得错误一方的赌注。

 

传统预测市场的问题

 

传统预测市场有很多问题,比如维护成本、监管成本都非常高,用户资金不安全、碎片化,而且非常不灵活。

 

首先传统预测市场每天维护成本非常高,因为用户资金可能随时会被盗,你要做一个非常安全的网站,然后用户体验要好,这个东西就会带来很多维护费用。

 

用户资金不安全是更大一个问题,传统预测市场网站如果被黑,或资金被挪用,或结果会被操纵的话,普通用户就要被侵犯权益。

 

所以这个社会就得有信用实体来监管,国家、政府就会来监管,所以它成本非常高。而且人天性好赌,所以既然有监管,就会出现“黑市”。


种种的这些东西最终都会变成高昂维护成本和监管成本。

 

而传统预测市场“碎片化”也很严重,由于各国监管及语言等障碍,它不是一个统一的预测市场,而是一个碎片化市场。传统预测市场还有一个大问题是不灵活,我们也不能自己创建自己感兴趣的预测话题,话题基本由管理方决定,用户没办法自己来创建。

 

基于区块链做预测市场的几大优势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一个预测市场,那么它怎么做呢?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类似以太坊这样的区块链,它上面除了能发币,还能写程序,就是有逻辑,就像普通的程序逻辑一样。

 

我自己的总结是:现在的区块链就是一台性能特别差的,然后全球都有一份拷贝、且没办法访问互联网的一个东西。但基于区块链做预测市场,有几大优势。

 

第一,基于这样能带有逻辑的区块链,这样的预测市场维护成本基本为零。比如刚才我举的例子预测总统大选,基于智能合约能自动打币,除打入币的费用和结果,其他成本很低。

 

第二,创建的这个合约人人都可以访问。在区块链上创建的合约,因为它是全球市场,然后访问权限也是全球,也都可以参与。

 

第三,用户就可以随意创建,大家可以创建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这个自由是比较高的。

 

更重要的是第四点,用户资金完全安全,因为这是密码学保证的,除非你丢了密钥。即使你丢了密钥,那丢的也只是你一个人的钱,不是所有人的钱。因为区块链本身是一个值得信用的平台,它基本上不会被颠覆,所以这个基本很重要,就跟你买股票一样就是说这个这个这个公司基本靠谱,它也不是绝对靠谱。

 

这个去中心化预测市场如果出来,大致用户体验是这样:你网上能看到一个地址,你打币进去时你要指定你赌的那个结果;而等事件结果出来,如果你猜对的话,你钱包自动就可以收到币;如果你猜错,这个币就没了。

 

预测市场的天时地利

 

我们决定做预测市场,实际上是由现阶段区块链的一些限制决定的。现阶段区块链出块时间非常慢,一无法接受大数据;二不能做高性能计算;三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在区块链上跑。预测市场刚好能容忍这三个缺点。

 

举个例子:下届奥运会哪个国家会是金牌榜榜首呢?这个事情几年后才有结果,因此创建事件时延迟个几十秒、几分钟也无所谓。而结果出来后,“大家投票仲裁”这一步,也不需要系统马上去做,系统不需要非常及时响应,所以出块时间慢也不是问题。因为事件本身很小,也不需要大数据,而投币行为也就是一个交易,也不需要什么高性能计算。因此预测市场能非常完美容忍现有这些缺点,所以它能在区块链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产品。


我们项目“菩提”

 

为什么我们项目叫“菩提”?我觉得预测市场其实很多东西都是有因果的,那么很容易就会想到佛教。然后就佛教里面像如来啊这些都是比较有主观印象的,除了一棵树菩提树是最客观,所以我把我们项目叫“菩提”。未来的这个 Bodhi Token 叫 BOT,也跟机器人一样,因为是区块链自动裁决这个结果的寓意。


我们不是第一个做预测市场的,早前出现有两个:一个叫 Angur,一个叫 Gnosis,下面我给大家讲一下菩提和这两个区别。

 

Angur 就是用户随便都可以创建任何预测对象,规则是预测的结果一定要可验证,比如说你想赌一个球队输赢,是可以的;但如果赌说两个明星到底结婚了没?这个结果不一定是可验证的。

 

刚才我们说区块链是一个无法访问互联网的一个计算器,所以也不知道结果,所以 Angur 推出了一个币叫 REP,预测结果出来了,用户可以拿自己手中的币,投到那个是最终事实的那个结果。

 

如何保证投票结果是客观的呢?为什么大家会投符合事实的那个结果呢?

 

这本质是一个囚徒困境。现在是一个对的结果,一个错的结果,你如果投了对的结果,你可以把错的结果钱拿走,那你会投对了还是错的?你肯定会投对的地方。就像那个“囚徒困境”讲的那两个人,警察跟他们两个人分别说:如果你们说出事实真相,另外一个人就会加倍惩罚,而你就可以减刑。所以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人都会诚实对吧?所以 Angur 是靠人工投票的结果,然而根据投票结果来分配输赢。

 

Angur 它有个缺点,就是它投票过程中很漫长。比如这种东西,至少持续一两天,所以它这个体验不好。Angur 还有一个问题是:当预测市场要规模化时,选投票参与者时可能是要靠随机分配。当你随机分配到问你一个美国娱乐明星某事件时,你在中国我不懂英文,你根本就不会投票。所以这种规模化时,匹配问题是一个很大问题。

 

接下来分析一下下一个预测市场 Gnosis。它解决方案是这样:每当结果出来,它指定一个合作方,可以是一个钱包代表背后代表的个人,或者说它背后代表一堆人,或是某个第三方,我们称之为 “Third party oracle”(Oracle 我翻译成信息中介)。

 

比如说你赌一个球队赢,那这个信息是由一个能提供 NBA 球赛信息的数据提供者掌握的,它等结果出来时,会把结果打到这个区块链上,来作为一个可信实体帮你仲裁结果。这就有点像一个部落里的长老,大家有争议时就找这个长老,他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可以想象这种方式会很高效,因为什么事找长老他一说,结果大家都解决了。

 

但这种东西也有很大问题,因为又变成了“中心化”这种思路。所以如果网站被黑或被攻击,网站半天甚至半年都没反应的话,你智能合约上的钱很可能就拿不出来,这也是一个很大问题。

 

而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就是想做下一代的去中心化的预测市场。


菩提最有差异化部分,就是它的“循环仲裁机制”。这种机制,只在大家对事件结果有异议时用到。它就像一级一级法院一样,不断上诉、重新判决,如果有争议再上诉、重新判决;直到不再有争议为止,保证了结果公正性。



一开始,菩提也是基于 “Third-Party Oracle” 先找长老仲裁,那么如果长老做的决定你感觉不服,你可以放点币来提起一个仲裁,这个东西类似于提起上诉,到地方法院去告。


但在区块链上是没有地方法院的概念,所以菩提就借鉴了 Angur 思路,就是说你可以用手中币来参与这个仲裁委员会,那这一轮如果票数居多的这个结果,这个结果会替代掉刚才那个 Third-Party Oracle 的结果。万一这个结果还是错的,那你可以再放币,下一轮就到中级人民法院,还有些高级人民法院。


反正这个东西就是一把剑悬在每个参与仲裁人头上,你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那么你会更加诚实,这是菩提的系统设计。


菩提上有没有可能无限循环仲裁下去呢?事实上是不会的,首先币量是有限的,另外当这个事件里撒谎的人非常多时,会越来越吸引人伸张正义,因为只要你伸张了正义,你就可以把这些撒谎的人的钱拿走。


”循环仲裁“是菩提在系统设计上最本质的一个区别,它还有一个差异化就是面向中国市场。语言文化这种东西终究是一个本地化东西,即便互联网是一个全球化平台,我们认为中国也会有自己预测市场。


基于此,菩提不像 Angur 和 Gnosis 基于以太坊,而是基于国内的量子链。量子链是一方面基于比特币 UTXO 模型,引入了 PoS,还借鉴了以太坊的 EVM,支持使用轻钱包,支持移动端。


我相信在中国,不可能所有中国公司都在以太坊上建立应用,一定会有一个单独公链,建立一个类似像 EEA 这样的区块链联盟,那么建完这个,就会跟中国的这种审查合规等等,也更好监管。


过去六年我一直在区块链领域,我自己一直相信现在在以太坊这些东西一定会在中国重演一遍。就像互联网曾在美国如此火热,然后中国后来又重演一遍,甚至现在美国反过来抄袭中国对吧?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量子链上做预测市场的原因,我希望把中国的预测市场带向全世界。


那么菩提面临的挑战有哪些?“循环仲裁”机制是菩提系统保证结果能服众的关键,同时也是开发难点。从开发角度说,里面很多参数比如大家投多少币来提起一个仲裁、结果如何改变、惩罚措施如何设定、比例多少、分成多少等,都需要仔细考量。


除技术上难题,还有一些人为麻烦,比如大户恶意操纵,或“后手优势”。假设有人想占“后手优势”便宜,他就会先等大家投票,投得差不多时,他手中票突然就有了决定权,此刻一个人的投票突然权力巨大。这也是个很麻烦问题。


说到这里,菩提的使命。预测市场这个东西,你不要觉得你搞了半天你是在做一个在线赌场,事实上你不可以这么说。就像比特币在早期时是用于“丝绸之路”,你不能说这个比特币只是用于黑市交易。因为事实上,当这个东西发挥了它真正用处后,它可能就会变成一个你无法想象的东西。


菩提想做的最终目标是——要解锁“群体智慧”。这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未来这种用去中心化的预测市场真能做出来,那整个世界工作的方式可能就不一样。


在预测市场上,人们为尽可能获胜,会通过各种方式如信息收集、数学建模等方法来让预测结果尽可能准确。因此,预测市场的每一个可能结果的价格,也一定程度上反应了结果发生的概率。相应的,预测准确率也受到参与人数规模的极大影响。


以前的信息获取都是通过非常麻烦、非常低效且不精确的问卷调查等方式来获取,有整个预测的市场的目的,最终就是想做一个让有价值的信息,能互相交易,能极大的提高信息获取效率。


比如说想针对某个政府法规调查能否被投票通过,可以在预测市场上做这个事。如果所有人都会拿币来投,这里面会有几个好处。第一,大家想告诉政府,我是支持这个方案的;第二,如果我跟大众一致,且我这个法规通过了以后,那我肯定会获取回报。通过这种方式,显然比传统的问卷调查、抽样调查高效。


PS:点击相关阅读

扎克伯格的“死结”和规模化的罪恶

腾讯逆向增持Snapchat?已持有Snap股份12%+

福布斯30under30投资人张璐帮你分析硅谷投资风向

Copyright © 肇州量化投资虚拟社区@2017